富松工商不動產三重分店

2018/09/14

謝金河:從劍拔弩張到強弩之末

 

【文/謝金河】

 

 

上周一,台股一開盤受到川普總統號召蘋果把生產基地搬回美國的衝擊,當天所有蘋果供應鏈在兩岸三地全都重挫,像立訊、歐菲科技直接殺到跌停,歌爾聲學、藍思科技、德賽電池等在A股重挫,香港的舜宇光學、丘鈦科技、瑞聲科技等也都重挫,而台股的鴻海殺破七五元關卡,所有蘋概股都受到巨大衝擊。這一天台股加權指數大跌一二一.一九,最低殺到一○六八九.二九,這一起長黑,也是台股今年以來第五度跌破年線支撐,多空在此進入最關鍵的激戰,這可能是台股跌破年線以來最危險的一次。

 

我們把台股跌破年線的五次溫習一下,第一次是二月全球小股災,VIX恐慌指數一度上衝到五○.三,台股在二月六日下殺到一○一八九.○四,那時只剩下年線及半年線是上升狀態。第二次是四月二十六日,中美貿易戰升高,指數跌到一○四七八.九八,所有均線都下彎,只剩年線挑大樑。第三次是七月六日指數跌到一○五二三.五八,這是台積電法說第二季不如預期造成的回檔。第四次是八月十六日的一○六○六.二六。然後是這一次指數從一一一八六.○五殺到一○六六七.二五,這是第五度跌破年線。台股沒有出現大跌,主要有兩個因素,一是台積電一夫當關。

 

 

 

台股現在接近強弩之末

 

 

台股六月第三次跌破年線,主要原因是台積電一度下殺到二一○元;這次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退出先進七奈米製程,台積電又進一步鞏固先進製程地位,股價攻上二六八元,再創歷史新天價,外資大加碼,也使台股技術面扭轉了頹勢。

 

二是台股年線一直都是向上攀升的型態,但要留意的是台股去年九月十九日指數一○六六四.一八下殺到九月二十六日的一○二五一.○二,年線開始要扣抵這一段四○○點的下跌壓力。年線下彎壓力可稍緩和一下,但十月以後年線上升,開始要面對從一○二五七到一一二七○的指數壓力,這可能是台股真正的大考驗。

 

如果用射箭的角度來形容台股,在二○一六年小英總統上台不久,台股從七月十五日年線在八三八五開始翻揚,之前是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台股正式站上年線,這一段台股的多頭旅程,二○一六年五月到七月這一段可以說是多頭拉滿弓、箭在弦上的階段,隨後是劍拔弩張,台股展開漫長的多頭旅程,到了二○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台股上了萬點,然後在萬點長達十六個月,台股這一段多頭旅程可說是相當漫長,現在年線每天以上升一到兩點速度往上走,腳步愈來愈緩和下來,大盤只剩下兩個選擇,一個是大盤一直維持在一○六五○的多空要塞之地,台股變成一個橫盤的箱型區間,這是最有利的走勢。另一個是遇到利空來襲,台股出現連續長黑回檔,年線下彎,那麼這就是一個空頭回檔的走勢。

 

再用一個射箭的話語來形容,現在的台股已接近「強弩之末」的態勢;也就是說,這支射出的箭在萬點以上飛行很久了,如果台股沒有出現台積電之外的另一支多頭強力部隊,而要維持過去兩年來的多頭上升軌道,難度愈來愈高。而台股能站在一○六五○的重要樞紐位置,台積電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今年台積電市值一度落後Intel逾二○○億美元,最近台積電ADR在美國大漲,市值後來居上,TSMC ADR一度跌到三五.九四美元,市值剩下一八六三.八七億美元,而在這個時候,Intel則一度漲到五七.五九美元,市值達二六八三.六九億美元,Intel與TSMC的差距一度拉大到八○○億美元,現在Intel跌到四四.九三元,市值剩二○三一.七二億美元,TSMC ADR來到四四.五五美元,市值到二三一○.三九億美元,現在兩者股價在伯仲之間,但TSMC市值又領先Intel將近三○○億美元。

 

漲價股狂潮告一段落

 

 

這次在台北半導體論壇,張董事長應邀發表演講,說了很多令人鼓舞的話,這些年台積電代工的AMD、Nvidia股價欣欣向榮,加上蘋果手機使用A12晶片,三星及華為今年新世代手機都使用台積電七奈米最新製程,這也宣告台積電已進入完勝階段,如果台積電能屹立不墜,台股站在一○六五○以上是可能的。

 

但是台股在強弩之末的結構調整狀態下,台積電可能撐住指數,但基本面動搖的產業或個股,調整的力度就非常巨大,像國巨等整個被動元件股紛紛殺破年線,今年所有漲價概念股,從被動元件,VCSEL、矽晶圓、MOSFET,到伺服器的狂潮幾乎全告一段落。

 

被動元件的國巨從一三一○殺到五一五元,華新科從四九一.五元跌到二三○元,奇力新從二○八跌到八七.五元…,原來大家很看好的矽晶圓股環球晶從六四二殺到二九一元,台勝科從一八一跌到七八.四元,合晶從七五.六跌到三七.三五元,嘉晶從九三.四跌到四九.○五元,MOSFET概念股從尼克森、大中到杰力等全都跌破年線,新的iPhone手機沒有加強3D感測新應用,也使穩懋從三四○元殺到一三四.五元,反彈只到季線又折回。

 

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帶給市場更多的不確定因素,像中國乘用車銷售已連續三個月衰退,整個中國汽車產業的成長出現逆轉,這時股價跌得比基本面更快,例如,最大的吉利汽車從二九.八跌到十三.八港元,長城汽車從十二.○八跌到三.九六港元,華晨汽車從二三.八五跌到九.二七港元,比亞迪從八一.九跌到三九.九港元,在A股上市的一汽夏利從八.四九跌到二.九人民幣,東風從十六.三五跌到三.七六人民幣,長安汽車從二七.○一跌到六.五七人民幣,金杯汽車從九.○九跌到三.九五人民幣,從這個跌勢來看,中國汽車股輕的腰斬,重的跌七、八成,這是很嚴重的股價修正。

 

【本文未完,全文詳情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2004期;訂閱先探投資週刊電子版

 

先探投資週刊2004期更多精彩文章延伸閱讀:

 

◎封面故事:哪些台灣嘗到蘋果甜滋味?

◎特別企劃:全球知名運動品牌強勢表態

◎焦點議題:八月營收創高 股價唯量是問

◎中港直擊:外資對陸股「死忠」不渝

◎國際趨勢:亞洲金融風暴再起 有影嘸?

◎生技園地:尋找質優價廉股

◎重要資訊:上市櫃8月營收完整版

 

 

【最新活動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