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松工商不動產三重分店

  • 首頁 >
  • 最新消息 >
  • 真正壓垮黎巴嫩的,不是貝魯特爆炸!中東小巴黎為何變「悲情城市」
2020/08/10

真正壓垮黎巴嫩的,不是貝魯特爆炸!中東小巴黎為何變「悲情城市」

撰文者:張庭瑋 編譯

「我聽到轟隆巨響,然後一切都在震動,下一秒,我家的門窗四散....」貝魯特居民瑪塔爾(Roger Matar)向《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回憶爆炸經過。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當地時間4日傍晚,於市中心港口發生爆炸災難。港口倉庫內存放2750公噸硝酸銨化學物質,起火原因不明,後引發多波劇烈爆炸,就連200公里外的地中海國家都能感受到震撼。

貝魯特曾被視為「中東小巴黎」,但近來的處境慘澹,對黎巴嫩人來說,這場首都大爆炸是「雪上加霜」。

長年經濟危機:連民生水電都供應不穩,百姓喊苦

黎巴嫩人正在面對的,是過去幾十年來最為嚴重的一場經濟危機,已在經濟崩潰的重壓下苦苦掙扎多年。根據《Vox》,多年來,黎巴嫩央行為了維持與美元的固定匯率,壓低進口物價,持續向私人銀行借款,銀行則以15%的高利率吸引民眾。然而,當「政府、銀行與民眾的錢都用盡了」,匯率便如骨牌般一路崩跌。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指出,當地貨幣迅速貶值,黑市匯率波動加劇通膨,企業倒閉,許多人陷入失業和貧困。據官方數據,青年失業率已經達到37%,整體失業率為25%。國內有三分之一的人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更糟的是,該國公共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達到了150%, 位居世界第三。

黎巴嫩的基礎建設,自1975年至1989年的內戰結束後,從未完整重建。近年來又因為鄰國敘利亞難民湧入,連最基本的民生設施,都瀕臨崩潰。

長期以來,人們都得在經常停電、缺乏乾淨飲用水、網路訊號微弱、大排長龍只為加油,這樣糟糕的生活品質下奮鬥。

另外,COVID-19疫情肆虐,現在又加上爆炸,貝魯特的醫院不堪重負,由於燃料短缺的關係,有時被迫關閉醫院的空調或延誤手術時間,有些患者甚至只能在停車場接受治療。醫護工作者表示,政府欠醫院的債正在危害公共衛生。

黎巴嫩新任總理狄亞布(Hassan Diab)也曾親自投書《華盛頓郵報》直言,國民正面臨重的糧食危機:「許多人已不再購買蔬菜、水果和肉類,可能很快就會發現連麵包都負擔不起。」

如今,爆炸受損嚴重的港口,是黎巴嫩的海上門戶,且當地約儲存85%穀物的倉庫,也在這場爆炸中摧毀。該國內急需的食物、醫療和民生用品都依賴海運進口,經濟命脈炸毀,加上斷糧危機迫在眉睫,禍不單行。

政府腐敗,民眾示威抗議不斷

經濟不好,生活品質低落,將國人的憤怒推向臨界點。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研究員內吉茲安(Aram Nerguizian)接受《德國之聲》訪問表示,數十年來的政府不法行為和外部干預確實削弱了該國尋求國際援助以穩定經濟的能力。「從1990年到現在,黎巴嫩政府始終沒有找到國內可持續的經濟模式。」他說。

《BBC》報導,2019年10月,黎巴嫩政府提議對WhatsApp、菸草、汽油等服務和產品加徵稅,以增加政府收入。這項政策一出,便激起民怨。也引發後續一連串民眾抗議活動。

就這樣,一場針對腐敗、無能解決經濟問題和宗派鬥爭的全國抗議展開,在黎巴嫩國內迅速擴散,多達一百萬人加入示威,迫使時任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下台,但國內也陷入停擺狀態,學校、商店和銀行都被迫關閉。

黎巴嫩政府會走到這一步,《BBC》分析直指其禍源是該國的政治宗派主義,國內不同宗教政治派系只關注自身利益,不為人民福祉著想。

根據1943年簽訂的《國民公約》的協議,敘利亞三個主要的政治權利機構分別由三個最大的族群社區掌握:總統必須是馬龍教派基督徒,議會議長必須是什葉派穆斯林,總理必須是遜尼派穆斯林,議會的128個席位也由基督徒和穆斯林平均分座。

正是這種宗教多樣性,使得黎巴嫩很容易成為外部勢力干涉的目標。每個教派的領導人,都想透過各自的網絡維持其權力,提供所代表宗教團體各種合法或非法的幫助。

根據「透明國際」的全球腐敗指數,黎巴嫩在180個國家中排名第138位。該組織指出,宗派權力分享制度助長了這些關係網絡,阻礙了黎巴嫩治理體系的發展,常年腐敗、治理無方導致經濟急劇下滑,普通民眾陷入貧困。

黎巴嫩身處中東地緣政治的斷層線,本就是一個脆弱的國家,動盪對這個小國來講幾乎是家常便飯,也曾經歷過長達 15 年的內戰。貝魯特港大爆炸可能是一件意外,但也可以說是必然,貪污腐敗的政府機構、積弱不振的經濟並非一日造成,爆炸恐怕只是危機的起點。

(參考來源:BBCVoxWashington PostThe New York Times德國之聲

''